返回

一定把你女儿变成你儿媳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cbltjx.com
     一定把你女儿变成你儿媳妇 (第1/3页)
    

“这是哪?”一名少年从昏睡中缓缓醒了过来,还未及时打理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少年傲气昂扬的剑眉下是一双宛如黑色般星辰的眼眸,只是其中带有一丝迷茫。

他环顾四周,突然猛的对自己脸上扇了两巴掌,目光呆滞,嘴巴微微张开,有些难以置信。

之所以这种表现,是因为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

这......我不是在上班的路上吗?

少年思前想后,总觉得不对劲,就在不久前突然眼前一黑,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就到了这破地方。这突如奇来的一出,让他感到惊骇欲绝,自己该不会是被人绑架了吧?

倒霉!!!

不过...为何头发怎么变得这么长了?记得自己才刚剪头发没多久吧?少年扯了扯头发,原本以为只是假发的他,却惊讶的发现是真的!自己的头发真的变长了!

怎么会这样?这里到底是哪里?

正想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少年突然脑袋一震,一股陌生的法则顷刻间如潮水一般涌上来,脑袋一时之间传来如此多的信息让他微微感到有些不适应。

不过他倒是很清楚一点,那就是他穿越了!0.0!——没错!他确确实实是穿越了!他现在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来说完全就是一个黑户!

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好在自己之前喜欢看一下网文小说,自然就没这么紧张,只是要说真的不紧张那才怪了。

不过好在自己无亲无故的,倒也省去了不必要的牵挂,但...这算是什么?换一种人生体验吗?

“呲”少年闭上眼苦笑了一番,现在他倒是搞明白了。

这个是以修仙为主的世界,而所谓的规则都是给弱者使用的,达到了一定的强度,基本上算的上无法无天,但难度却不是一般的难,世上的强者几乎所剩无几,资源更是少之又少!

而这个世界乃是苍穹大陆,分别有六大国度,分别是御剑国,北冥国,暮云国,琉璃国,天启国,妖仙国,当然,还有一个特别的,传说中的仙岛,只要够实力,就能登顶仙岛,将来必定能飞升仙界,体验真正的仙途。

在这里,每个人的出生起点都是一样的,同样的练气期,在于之上的便是筑基、煅体、金丹、元婴、出窍、归气、大乾、聚神、凝仙,最后便是传说飞升得道的仙人。

少年探查了自身,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和之前的自己没什么两样,除了身体健壮了不少,皮肤变得更好了,貌似就没太大的变动。

于是他便下床探查周围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可以说是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再好不过了,周围能用的一个都没,除了一张床一桌椅。麻了,他脑子一片空白,赤手空拳的,身无分文如何立世?

还想着自己是什么家族少爷,或者是什么世外高人,却没想到还是一样平平无奇。

算了,少年撇了撇嘴,白手起家一样行。

看着透过窗户映射进来的阳光,想了想便动身看看外面的世界。

  房门一打开,他就傻眼了。四周一片凄凉,荒无人烟,除了绿油油的树,绿茵茵的草就再无何物,少年不禁感到一阵无语,世外是有了,高人却不是,罢了,空气好也不错......

正打算走出几步时,忽然天空中传来咻的一声,一柄长剑直落身前,把少年吓得倒在地面上,发愣的看了眼面前袭来的长剑,慌的从地上站起来重新退回自己那破烂的房子。

“我靠,什么情况,刚来就有人要来杀我?”少年胆颤心惊,暗自想道。

连忙躲到床底后,双眼直瞪紧闭的房门。但...过了好一阵子却不见声响,少年觉得有些好奇了,对方为何扔出一把剑却什么事都不干呢?于是他便壮着胆子爬出床底,出去探查一方。

四周还是如之前一般,寂然无声,只不过越是安静,就让他越是感到不对劲。

少年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四周还是一样,唯独多了方才那一把锋利的长剑,若如不是长剑还在,他必然会怀疑是否刚才出现了幻觉。

仔细观察一方,这只是一柄毫无特色的长剑,没有过多的装饰,想来应该也只是一把无用的长剑。

再次环顾四周,确确实实没发现什么问题,于是少年想要伸手去拔剑,毕竟留一把武器在身上也安全点,总好过赤手空拳。

抓任了剑柄之时,长剑突然发生了剧烈的晃动,发出“铃铃铃”空灵的声音。

“糟糕!”

少年顿时心慌,想要松开手,却发现如何都松不开,手如同吸附在剑柄上面,长剑震得更剧烈了。不一会儿他的手便震的开始发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剑柄突然长出了数根尖刺从他的手心刺了出去,腥红的血液从长剑上滴落,流得一地都是,少年难以忍痛,紧紧的咬住牙关。

很快,少年的嘴唇开始发白,双腿发软,全身无力。长剑受到血液的浸泡似乎有些兴奋,剑柄血红色的尖刺越来越多,好似在吸食他的血液一样。

  不一会儿少年难以承受这种痛苦昏死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少个时辰,少年恢复了意识,感受到周身的疲弱,还以为自己已经死去在天堂了。

少年紧闭双眼感受着四周的宁静以及清风,忽然一道声音泛起,打破了这片祥和。

“醒来了就别装死了!”

声音十分奇特,一时间分不清男女,似乎像更像是小孩子的声音,但是少年却是慌了,这怎么有人?

他不知该如何是好,便干脆继续一声不发,安静的继续躺尸。

  “别装死了,我知道你醒来了!”又是一道声音传来,一样的音色,不过依旧分不清男女,少年觉得诡导至极,既然被发现了,便眯了眯双眼,想看看是何人。

结果,却发现自己还在原地,而且四周连人影都没一个,不尤得心慌起来,以为是闹鬼了,急忙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逃离这个诡异的地方,虚弱的他只想赶快逃走这个诡异的地方,一刻也不想多留。

回想起来刚刚的遭遇,他抬起双手检查,发现只留有血迹,而被刺穿的窟窿一个都没了,少年看懵了,但,此刻也不在乎手上的伤口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还未等他走上几步,奇怪的声音再次传来:“一点招呼都不打便要走,未免也太不礼貌了吧?”

  少年慌张的再次查探四周,发现还是无人,只有一把长剑依旧立在地上,他越发觉得诡异,恨不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便默不作声加快脚步。

  “你跑吧,即使你再怎么跑,你也跑不出这个岛屿的,只要你在这个岛屿上,我都可以找到你的,你大可一试!”

声音再次传到耳边,少年表面虽然风平浪静,但他的内心中却是风起云涌了。若是那人没有说假话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是在一座岛屿上,而岛屿可是四面环海,自己确实是跑不出去,可以说是被困在岛上。

但...少年并不会选择太过多的相信他。

“看你这慌张狼狈的样子,莫不是怕我杀了你?”

那人见他还是没说话,倒也不在乎,继续说道:“放心好了,我是不会杀你的,毕竟你还有点价值,而且就算你再怎么走也走不出去这个岛,这个岛没有你想象的简单。想要出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和我合作!你要好好想清楚了。”

  少年觉得有些可笑,这个人是不是已经疯啦?刚刚想要杀了自己,现在却要好意思说合作,想要合作却躲在暗处不肯出来见人,莫不是什么疯子就是丑的不敢见人,于是少年没有理会它,让它一个人继续自言自语。

  “你才是疯子你才是丑八怪!我哪里躲在暗处啊,我不就在你身后嘛!”

身后?!少年大惊,额头留下一丝冷汗,他立刻转身一看,却发现还是没有人影,只有一把剑在原地......

不对!!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难道他会读心术?!

如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什么秘密都没了?

少年有些惊恐,看着长剑道:“莫非你是这柄长剑?”随后又摇摇头,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对着一柄长剑说话。

却没想到奇怪的声音再次传来:“笨蛋,除了我还有谁?”

这时长剑突然化成一道白光,接着变成了一个白色小人,是没有五官的小白人,浑身通白透光,如巴掌大小,看着十分之可爱!

少年看呆了,这么奇怪的事情他可从来没遇到过,看着它慢慢飘过来,不禁后退了半步,声音微微颤抖道:“你想要干什么?”

毕竟这鬼东西不久前还差点害死他,即使再怎么人畜无害,也改变不了他对它的看法。

  “我有这么可怕吗?你害怕个什么啊,我又不会吃了你!”小白人看他这副模样如同见到鬼一样,有些气急败坏道。

  少年不禁感到一阵无语,不久前才弄得他大出血差点失血而亡,现在还问他可怕吗?这东西的智商好像有点问题!

  “你智商才有问题!哼!”声音尖锐了不少,小白人有些气急败坏。

  “你还真会读心术?”少年诧异!刚刚就觉得不对劲了,没想到还真的是会读心术,这岂不是什么秘密都没了?

  “本姑……我会的东西可多了!你放心好了,你看我是那种喜欢窥视别人内心的人吗!若不是特殊情况,我才懒得读你心,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内心阴暗啊!哼!”小白人傲娇道。

  少年无言以对,谁知道它说的是不是这么高尚。

  “你想要干什么?”他好奇问道,这家伙定是没安什么好心,他对之前的事情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见少年平静了下来,小白人道:“现在自然是你配合我,然后我们在离开这个鬼地方。”

  少年好像明白了什么,看来他是困在这里无法出去,从而需要用到他,却说成什么合作。他一脸嫌弃道:“说了这么多,你这是要我帮忙吧?而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

  小白人顿时窘迫,但碍于面子嘴硬道:“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怎么可能是这种人!而且没了我,你也出去这地方,难不成你想一辈子呆在这个地方吗?”

  少年不言,没了它自己也出不去?这是什么意思?

小白人看他面露疑惑,似乎在想些什么,于是又继续说道:“方才确实是想要夺舍,但你这普通的身躯我却无论如何都夺舍不了,似有一种无形的气把我强制性推了出去,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夺舍你的,也夺舍不了,我没必要做没意义的事欺骗你!”

“更何况你没了我,我没了你,我们俩都出不去,这里早就被封锁住了。”

  少年还是觉得有些蹊跷,看了它一眼后转过头准备离开。

“真的啊,你要信我,我以剑道发誓,绝无二字谎言!”小白人急忙跟上又道。

开玩笑,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被困了几百年了,难得能出去,这怎么能放弃!

只是少年说是走,其实他心里默默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他刚刚走,只是尝试而已,若是他被杀了,那说明自己对他的作用并不是很大,随时可以有人替换他。

要是它没杀自己,还在劝说他,但神情波动并不是很大,那就说明了自己其实还处于危险之中,并不可以松懈。

这两者之间可是有很大的差距,活不活命全靠它的选择。

但,那小白人既没有杀他,也没有劝他,反而是来求着他,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好在代表了自己对它来说还有很大的作用,远超了后者。

一时之间,自己的命应该是保住了,他很明确的知道,这家伙在不达到目的之前是不可能杀掉自己的。

只是自己刚刚其实处于很危险的处境,可以说是真的作死了。他没有选择顺从,反而是去试探它,若是猜错了,自己说不定就真的要交代在这,一点余地都没有。

少年思索前后,得出结论,想必他也没必要骗人,况且他也不担心这家伙会夺舍他,要真想要夺舍的话,刚刚在他晕倒的时候就可以夺舍他了,于是便问:“你的名字是什么?”

虽然语气有些平淡,但小白人却是十分激动,因为她知道,他选择相信她了!

她舒了口气,强行掩盖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回应道:“我叫沧水,你呢?”

  少年道:“我叫君如云。”


     两人的剑虽已扬起,却仍未出鞘,道:“家父只要喝一点酒,两为什么?难道你想看西门吹雪,你就喝多少?花如玉微笑道妈妈对现今的教育制度也颇有抱,主客皆色授魂与。;然乡多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