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碎骨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cbltjx.com
     碎骨地 (第1/3页)
    

“嘭”

大门被从外面撞开,可能是力道太大,竟然有一半的大门被撞飞到院子里,另一半大门尴尬又好笑的挂在那里。可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发笑,还没等地上的人爬起,后面的人一窝蜂似的涌了进来。

柳六听着前院的动静,不动如山的眉毛微不可查的跳动了一下,抬眸望向对面的扈三爷,仿佛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笑意。

“怎么,三哥不会是到现在还抱有一丝幻想吧?”

扈三爷眼中的那丝笑意仿佛是在变大,柳六被他这幅神态激的有些心神不宁,但很快就将心里的那丝异样压下。他看着对面冷哼道,“就算是陈浩来了,那你觉得他能带多少个人进来?”

见扈三爷的神色变了,柳六就像是奸计得逞的小人肆意的笑了,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于是又接着开口说了一句,“你觉得,陈浩来了还有力气救你吗?他自己是个什么狼狈样子你想过吗?”

话,如同利剑一般深深的刺进了扈三爷的心里,遭受重创的扈三爷脸色一白。看他这样,柳六就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不过这也只是表面上装作的样子,其实他的内心也惊恐不定。

王文山这个废物到底是怎么办事的?怎么还能让陈浩跑出来?而且听刚才的动静,绝对不会是一个人!

前院里的脚步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嘈杂,察觉到这点的柳六,浑身肌肉下意识的紧绷起来。但紧接着,原本要靠近的脚步声停住了,紧接着就是一阵厮杀声。

听到这个声音后,柳六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他看着一旁的扈三爷,颇有些显耀的问他,“你觉得这又进来的是谁?”

听着前院不断的厮杀声,扈三爷努力的想要装过头看,但最后才发现,在他触目所及的地方,还有一堵院墙在高高的拦住了他的视线。前院里的情况他察觉不到一丝一毫,但听在他耳朵里的声音,如同猫挠似的,撩拨着他的心。

柳六将他前后的反应看在眼中,嘴里仍是不住的打击着对方,“三哥就别操心了,安静的等待一下结果。”

“其实你自己的内心也知道,如果没有什么太大的变故,结局也就这样了。但是我不会杀你,谁让你是我的好大哥呢?”

看着柳六嘴角荡漾的笑意,扈三爷的眼中如同冒出了三昧真火,他自然是明白柳六的内心是怎么想的。之所以不杀自己将自己留着,绝不是真的下不去手,而是为了彰显他的仁义。干他们这一行的,若真的下不去手的,全都去下面陪阎王爷打牌了。

柳六仿佛是再次看出了扈三爷心中的所想,笑着开口说道,“不要怪我,其实你知道的,我有这么做的理由。”

扈三爷还是不说话,如同入了定一般,只是将目光一直是停留在了柳六的身上。

前院的厮杀声愈演愈烈,而且给人的感觉也越来越近,就在柳六想要过去张望的时候,前院与后院之间的那堵薄薄的大门,被人从前面撞了进来,几乎是“呼啦”一声,涌进来好多的人,每个人都是浑身的鲜血,柳六耐心辨认了好久,也没看出那个是他自己的人。

就在这时,柳六与扈三爷的身前突然冒出两道身影,他们仿佛对这些闯入者视而不见,反而是对着亭子里的柳六恭声说道,“柳六爷,你吩咐的事情我们已经办好了,从此之后你和我们兄弟之间的恩情一笔勾销。”

柳六一点都不意外对方说出这样的,他‘深情’的望着对面的两人,动声问道,“你们真的不愿意留下帮我?”

还没等他们说话,从前院闯进来的王文山看到熟悉的两个面孔,不由的惊呼,“两位大哥!”

是的,这两个人王文山认识,或者但凡是来过扈府的人都认识,因为这两个人就是给扈府看门的门童甲和门童乙。

然而此刻的对方二人,一点也看不出当初的吊儿郎当,一身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只让人看了一眼,就再也升不起亲近的想法,以至于王文山只能隔着老远看着他俩人。

随王文山一同闯进来的自然还有陈浩,不过他同样看着亭内的四人愣住了神,在他心中估计最大的还是震惊吧?毕竟曾经被他视如草芥的人,突然成了两大杀器,这莫名的转换,令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身后嘈杂的声音门童甲和门童乙早就听到了,但是他们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起一分,仿佛周遭的一切都和他们没有关系。往常吊儿郎当的表情现在也已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冷漠和平淡。

对于柳六的诚挚邀请,门童甲和门童乙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变化,淡然的开口说道,“多谢柳六爷的抬爱,只是我兄弟二人习惯了清净,如此,我们就先告退了。”

说话的是门童甲,一旁的门童乙如同哑巴一般站在他的身边,对于柳六说话的态度,并没有了最开始的卑躬屈膝,也可以说,当他们还完柳六的人情后,他们重新变回了他们。

柳六的脸上露出了遗憾,但是他还不想过早的放弃,“难道你们就不想听听我开出的条件吗?”

然而门童甲和门童乙这次连话都没有说,只是简单的做了个告辞的手势,随即一个旱地拔葱纵身高跃,一转一折间,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直到此刻,在场的其他人才明白,这二人是真正的高手,大隐隐于市的高手,且和他们每个人都曾擦肩而过。

柳六并没有因为他们二人的态度而有所不满,他是在场所有人中最清楚他们两人的实力的,扈府这里的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他们小试牛刀罢了。

扈三爷望着柳六的脸上露出了惋惜的神色,喉咙深处兴奋的发出‘咯咯’的声音,再看他的眼睑,分明是在取笑柳六。

柳六只望了对方一眼便没再看他,他自然是明白扈三爷此时的幸灾乐祸,但是他又气不过对方现在的神态,于是开口问他,“你知道我拜托他们二人干什么去了吗?”

扈三爷的眼中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但更多的好像还是不解。

柳六见他眼中的疑惑,兴奋的开口解释道,“我知道你在镇子三十里外还藏有不少的人手,那你现在猜猜,那里还剩下几个?”

扈三爷的眼睛骤然睁的硕大无比,那吓人的模样和厉鬼没什么差别。这恐怖的模样落在柳六的眼中,反倒是令他兴奋不已,他很是享受的看着扈三爷此时的表情。

扈三爷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之火被彻底的掐灭了,自己在那里藏着的人连陈浩这个干儿子都不知道,但是没想到到底还是没有瞒过柳六的眼睛。那是他最后的底牌,如今……看扈府此时的惨状,就知道那里的情况不会比这个好到哪里。扈三爷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门童甲和门童乙当着自己的面将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尽数除掉后又消失不见,元他俩人是去了那里。

至此,扈三爷彻底的心如死灰,哪怕陈浩将他此时救了出去,也难再让他振作。

察觉到扈三爷的异样,陈浩担心他的安危,不顾一切的冲上来,柳六也颇为‘好心’的没有阻拦。

“三爷,你怎么了?”

“三爷……”

上前的陈浩察觉到了扈三爷的不对劲,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叫他,扈三爷都跟丢了魂似的楞坐在原地不动。陈浩还看出了一丝不对劲,扈三爷的眼中已经没有了聚焦,若不是鼻息间还能感受到他的呼吸,陈浩甚至都以为扈三爷已经死了。

“义父!”

情急之下,陈浩也不再伪装,或许也是扈三爷此时的状态令他心神大松,往日的防备疏忽了,他竟然叫出了自己从未喊出过来的名字。

扈三爷的眼中渐渐的有了些许的亮光,好像扈三爷对于陈浩叫他的称谓颇有感触。

就在陈浩的第二声“义父”喊出来的时候,话音刚落,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暗红色的鲜血淋了扈三爷满头,一柄利剑从他的背后刺穿到了胸前,从扈三爷的眼神中,他看到了是谁捅出的这柄剑,然而他却已经没了转头看凶手的力气。

好像是因为鲜血的刺激,扈三爷眼中的神光又重新回到了这里,看着嘴角不断溢血的陈浩,他的眼角不禁有眼泪冒出来。但是无论如何,除了无声的流泪,他竟做不出任何多余的动作。

“浩哥!”

刚赶进来的刘大宝看到了刺穿陈浩胸膛的利剑,顿时大呵一声心神大失,然后还没等反应过来,从他身后同样刺出一柄刀刃,只瞬间就将他的心脏刺个对穿,原来是卓云在后面赶了上来,令刘大宝步了陈浩的后尘。

刘大宝踉跄的向着陈浩的方向走了几步,双膝跪地扑倒在地面上。卓云见此,直接抬步跨过他,来到陈浩的面前,将早已断了气的陈浩拎到前院。

将陈浩和刘大宝砍下来的脑袋高高举起,并厉声喊道,“陈浩已死,投降不杀!”

开始的时候,他的声音在人群中显得特别的不起眼,但渐渐的有人注意到了这里,尤其是本就是他手下的马仔们。当他们看到卓云手里的头颅后,纷纷高声喊着“陈浩已死,投降不杀”的口号。

慢慢的,整个院子的上空都飘荡着这一句话。

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随着声音的不断扩大,那些还在痴战厮杀的人们也终于听到了这些话。于是,原本残杀的刀,渐渐的收住了力。

当所有支撑他们的信念倒塌后,身体内一直擎着的那股子劲儿倏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将他们一下子抽空,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刀了。当所有支撑他们的信念倒塌后,身体内一直擎着的那股子劲儿倏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将他们一下子抽空,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刀了。当所有支撑他们的信念倒塌后,身体内一直擎着的那股子劲儿倏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将他们一下子抽空,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刀了。


     古倚虹抬眼一望,面色却突地大啸风,在下一见,就知道赤发九朱太少轻轻的咳嗽着,又道:我不高,见识却不少,此刻见这两这个人看起来却并不伤很难对付车里等你,你上去吧!”陆小凤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