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两颗头颅两行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cbltjx.com
     两颗头颅两行泪 (第1/3页)
    

我在夏副省长的住所大门外,被执勤的武警战士给拦住了,没想到从里面出来迎接我的,竟然是李毅峰。

说起这个李毅峰,我还是很熟悉的,他也是茅山派弟子,后来加入国安局,现在担任省国家安全局特别行动组的组长。

我和李毅峰上次见面,还是在二郎山与各大门派一起,攻打尹墨甄等魔兽异族修士的秘窟那会儿。

那时候,李毅峰对我的态度很奇怪,对我既有佩服的成分,又对我很抵触,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是后,都忙着和魔兽异族修士开战的事情,我也没法问他。

现在,我跟着李毅峰一起去见夏副省长,这个见面,我感觉,李毅峰对我的态度,好像要比在二郎山那会儿要好的多,现在为什么对我的态度转变了,我也是不得而知,这次等一会儿有时间,我一定问问李毅峰这个小子。

我和李毅峰进入这栋小楼以后,发现,这里的人不多,大部分人我在火车上都见过,有夏副省长带来的那些工作人员,便衣护卫,还有就是李毅峰带着国安局的几名特别行动组的成员。

我看到这些人都很严肃,表情有些紧张,显然,夏副省长雷厉风行的性格,刚来到这里就已经进入工作状态。

但是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夏副省长那个女儿,没想到在这里,我又碰上她。

当李易峰带着我进入这栋小楼,来到夏副省长的房间,我发现夏副省长的女儿正在和夏副省长下棋。

夏副省长戴着老花镜,手里拿着一个棋子,正在举棋不定,而夏副省长的女儿夏雨,一个劲儿的催夏副省长快点走棋。

这个时候,李毅峰对夏副省长说道:“夏省长,我回来了。”

夏副省长回头,看看李毅峰,又看看我,然后对他的女儿夏雨说道:“夏雨,今天这局棋就下到这里吧,现在爸爸有事情要和这两位叔叔谈,你出去吧。”

夏雨摇着夏副省长的手说道:“我不,爸爸,我一定要把这局棋下完,每次爸爸要输了,都说有事情。”

李毅峰走过去,把棋盘和棋子都收了起来,然后塞在夏雨的手中,对夏雨说道:“夏雨,别闹了,叔叔真的有重要事情和你爸爸要谈。”

夏雨抬起头看见我后,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说道:“是你,你怎么也到这里啦,你的事情这么快就办完了,那正好,你就教我修道吧。”

我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有点打怵,一时间不知道对她说什么才好。

过了一会,我说道:“夏雨,叔叔这段时间真的有事情,我不是推荐你去茅山了吗,茅山派是修道很有名气的门派,你去那里好好学吧。”

李毅峰听了我和夏雨的对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我说道:“皓天,你和夏雨啥时候认识的?”

夏雨对李毅峰说道:“我和武叔叔在来时候的火车上认识的,他本是可大了,将想害我爸爸那个人打跑了,还救了我的爸爸,从我爸的身体里,取出几条那么大的虫子。”

说完夏雨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李毅峰听到这句话后,表情变得严肃了。

这时候,夏副省长又对夏雨说道:“好了,别闹了,爸爸真的有事情,和这两位叔叔要谈,你赶紧出去吧。”

夏雨这才不再说话了,对着夏副省长,李毅峰和我,做了个鬼脸,还一吐舌头,然后一溜烟似的,从屋子里面出去了。

这时候,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李毅峰还有夏副省长三个人。李毅峰又问起刚才夏雨说的,夏副省长在来时的火车上遇险的事情。

我有些纳闷,夏副省长到达这里之后,竟然没有和李易峰说起这事,我满脸疑惑,望着夏副省长。

夏副省长从沙发上站起来,给我和李毅峰分别到了一杯茶,然后有点尴尬的说道:“我认为在火车上发生的那件事情,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情,怕分散毅峰的精力,所以,我让大伙没有和毅峰提起这件事情。”

夏副省长说的云淡风轻,火车上是凶兽将臣隐匿身形亲自对夏副省长出手,夏副省长差一点没命,这样的事情还不叫大事,那这个世界上还有大事吗?

在李毅峰的追问下,夏副省长就是想瞒也瞒不住的,李毅峰他不是普通人,也是修道的人,境界也是达到人界法师后期,就是我不说,现在也已经猜出事情的大概。

于是,我就把在从茅山出来,在南京乘火车,遇到夏副省长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李毅峰讲了一遍,把李毅峰听得眉头紧锁,甚至额头上都冒出汗珠来。

夏副省长说道:“毅峰你别紧张,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李毅峰说道:“夏省长,多危险啊,还说是小事情,要不是在火车上遇到皓天,后果不敢设想。”

夏副省长说道:“我命硬的很,没有事情的,不过,皓天,那天真的谢谢你啊。”

李毅峰脸上的表情仍然很紧张,对我说道:“皓天,你确定在火车上对夏省长出手的是凶兽将臣吗?”

我看着李毅峰说道:“毅峰兄,我还会看错吗,要不是这件事情耽搁,我不就早到这里了吗。”

我看李毅峰在沉思,以为他不相信我刚才说的话,就对李毅峰又说道:“毅峰兄,你记不记得在二郎山大战那会儿,和我交手的尹墨甄手下有两个特别擅长隐匿身形的魔兽异族修士?”

李毅峰点点头,对我说道:“我当然记得,他们身法极其擅长潜伏,如果不动用法力,很难被人发现他们的行踪。”

我对李易峰说道:“是的,在火车上,凶兽将臣就是用的和那两个魔兽异族修士,一模一样的身法,在列车上潜伏在夏省长的身边,悄悄的对夏省长出手的,他隐匿身形的法术,比那两个魔兽异族修士还要高明的多,我集中全部神识,也只能勉强能够发现他。可惜的是,当我追下火车的时候,不见了踪影。”

我看到李毅峰沉吟不语,就对李毅峰说道:“我感觉凶兽将臣不是冲着夏省长来的,他好像极其不远暴露行踪,如过不是这样,凶兽将臣在火车上全力直接向夏省长出手的话,我恐怕没有机会救下夏省长。我看凶兽将臣还是冲着犼的残魂来的。”

这时候,夏副省长对李毅峰说道:“毅峰,我感觉皓天说的很有道理,当时我身边没有人是那个人的对手,那个凶兽将臣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身形,如果那个人就是想要我的命,我是难逃一劫的。”

李毅峰这时候,紧锁着的眉头舒展开来。李毅峰对我说道:“现在,这里的形势也非常不乐观,这里邪教势力非常猖獗,那些邪教修士带着邪教徒到处残害无辜平民,强迫这里的平民信仰他们邪教,甚至会攻击国家机关,在我们的严厉打击下,他们的残余势力开始化整为零,分散成多股势力,在比较偏远的地方活动,增加了打击难度。”

夏副省长接过李毅峰的话题,对我说道:“基于以上的原因,自治区政府,才向国家申请增援力量,国家调动各地的力量增援这里,所以我和毅峰才来到这里。”

李毅峰说道:“现在,我们正配合当地的的修道门派,追踪一伙邪教修士,现在很难抽出量,对你有大的支援行动,如果这时候凶兽将臣再出现这里,局面更加复杂和艰难了。”

李毅峰停了一会儿,接着对我说道:“这里事情难办的地方,除了邪教的修士外,还有邪教徒,其中邪教徒里面还包括一些是当地被欺骗,蒙蔽,胁迫的当地民众,上级指示我们,一定要区别对待”

我注意的听着,感觉情形比我想象的严峻,如果将臣的出现在西北,这里将出现邪教徒,应该不是巧合。

李毅峰接着说道:“所以,参加打击行动的,我们和当地修道门派对付这些邪教修士,邪教徒需要普通的武警部队出手打击,有时候,我们和修道门派要还要和这些普通的武警部队配合行动,尽量争取那些被蒙蔽民众,其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二郎山那次行动。”

我还没有说话,夏副省长对我说道:“由于这里的行动不会在短时间结束,我们对你的支援很有限,大部分时间寻找犼的残魂,只能靠你自己。小武呀,你的任务是相当艰巨的,你面对的都是不可预测的情况,如果凶兽将臣真的也在寻找犼的残魂,你遭遇凶兽将臣的可能性极大。”

我向夏副省长保证道:“夏省长你放心,我心中有数,我一定找到犼的残魂,不让凶兽将臣得逞,恢复犼的神力。”

夏副省长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如果这边的事情一结束,我就让毅峰带着国安局特别行动组配合你。”

我想到,夏副省长人家是那么高级的领导,事情一定很多,既然我把有关凶兽将臣的情况对夏副省长和李毅峰都说清楚了,同时夏副省长和李毅峰他们在这里的情况我也基本了解,所以,不打算在这里继续打扰,准备离开。

尽管夏副省长一再挽留我,让在他这里在住上一天,然后再走,但是,我谢绝了夏副省长的好意,坚持离开。

夏副省长没有办法,只好对李毅峰说道:“小武需要什么,尽量给他配备齐全。”然后让李毅峰送我离开。

从夏副省长那里出来后,李毅峰说什么也没有让我走,非要让我到他那里去待一天再走,说要与很多话要和我说,我正好也有些事情,向李毅峰了解,所以就答应了李毅峰。

这一天,我和李毅峰吃过饭以后,就在他的房间里,李毅峰对我说道:“皓天谢谢你,你帮助茅山派晓丹师妹解决了这次危机。”

我对李毅峰说道:“晓丹和我是好朋友,她有事,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啦。”

李毅峰说道:“皓天,只要我这里的事情完成了,我一定亲自带队,和你一起寻找犼的残魂。”

我说道:“好的,毅峰兄,我也希望你在这里的行动顺利,等你的好消息。”就在这一夜,我和李毅峰说了好多话。

我这才了解,当时在二郎山李毅峰为什么对我很抵触,尽管他当时还是很佩服我的。

原来,晓丹和李毅峰是同门师兄妹,都拜茅山派的玄静道长为师学习茅山道术。这些我在二郎山都知道,那时候,晓丹和我说过。

但是我不知道的是,李毅峰是很喜欢晓丹这个可爱的小师妹的,晓丹从小没有父母,作为师兄,李毅峰对晓丹格外关爱。

晓丹在人界历练的时候,遇到了我,并且喜欢上了我,这些当时李毅峰都知道,当晓丹和李毅峰联系的时候,把这些告诉李毅峰,这时候李毅峰也没有反对,只要师妹晓丹喜欢就好。

后来的事情,我遇到胡惠茜,而且唤醒了我的前世记忆,了解到胡惠茜对我七世的等待,我顿时陷入两难之中,后来晓丹碰巧听到胡惠茜讲起我和她的前世回忆,就选择退出,辞去医院的工作回到茅山,见到她师父玄静道长还大哭一场。

这时候恰好李毅峰有事情也回到茅山,但是我不知道的是,李毅峰是很喜欢晓丹这个可爱的小师妹的,晓丹从小没有父母,作为师兄,李毅峰对晓丹格外关爱。

晓丹在人界历练的时候,遇到了我,并且喜欢上了我,这些当看到晓丹如此伤心,以为我辜负了晓丹,所以在二郎山那会,李毅峰看我很不顺眼。

尤其看到晓丹没有一点怪罪我的意思,李毅峰更为生气气,要不是和尹墨甄那些魔兽异族修士大战在即,非要出手教训我不可。

原来这回事,李毅峰说道:“现在你们的事情我已经都了解了,如今,晓丹已经是茅山一派掌门,可能你们真的是有缘无份,大概一切都有定数吧。”

李毅峰和我敞开心扉,聊起晓丹,此时我的心情也无法平静下来,尽管晓丹没有半点怪我的意思,我还是感觉特别对不住晓丹。

我对李毅峰说道:“毅峰兄,很多事情都出乎我的预料,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晓丹越是不怪罪我,我的心里就是越不得劲,我现在把晓丹当成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会尽我全力去保护她。”

没想到,我来到这里第一个收获,就弄清楚李毅峰在二郎山对我态度很是抵触的原因,如今把话都说开了,我有多一个挚友。

第二天一早,我带上在茅山准备的一些装备,这些装备是我应付在沙漠里面各种状况使用的,在来时的列车上,救下夏副省长之后,我就去追凶兽将臣,将这些东西忘在火车上,我就知道夏副省长他们一定替我保管的。

我装着沙漠生存装备的背囊背在身上,就准备出发,去做我自己的事情。

这时候,李毅峰对我说道:“皓天,等一等。”我有些奇怪,不知道李毅峰还有什么事情,可是李毅峰却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办法,我只好按李毅峰说的再等等,看李毅峰想干什么。

没过多一会儿,一辆勇士军用越野车开过来,从车上下来一个武警战士,把车钥匙交道李毅峰的手里,给李毅峰敬礼,然后说道:“首长,您要的车。”

李毅峰接过这个武警战士的车钥匙,转身交到我的手里,对我说道:“皓天,寻找犼的残魂,究竟要用多长时间,到底能不能找到,谁也不知道,这辆车的越野性能很好,我让他们在里面准备了水和食品,希望对你能有帮助。”

从乌市到若羌县,要走几百公里,还要路过许多人烟稀少的地区,确实挺让我头疼的,想不到李毅峰想的非常周到。

我望着李毅峰,不知道说什么好,李毅峰对我说道:“如果车用不上啦,你就把车扔在那里,把位置标记出来,我让附近兄弟部队的人去取。”

我握住李毅峰的手用力的摇了几下,然后将我的大背囊放进这辆勇士车的后座上,然后发动车子,轰得一声,这辆勇士越野车冲了出去。

车子很快出了市区,沿着公路,朝东南方向疾驰。开始的时候,感觉还挺惬意,这条公路相当宽阔,双向八排的车道,平展展的路面路况极好,道路上的行驶的车辆并不多,而且,整个大地一马平川,视野极好。

道路的两旁,时不时的看见一大片一大片的绿油油的棉田,棉花已经结出果实,白色的棉絮顺着果实的裂缝露出来,在一片片绿色的汪洋中,点缀着一块一块的白色。偶尔路过一个小镇,还可以领略和我平时见到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在这样的道路上开车,一点不觉的累,反倒觉得简直就是享受。

这样的路程开了两三个小时以后,我就觉得不再是享受了,都走出一两百公里了,道路两边的景色单调的要命,笔直的道路很少拐弯,在路上也很少看到其他的车辆。

我甚至有要打瞌睡的感觉,幸好我不是普通人,已经是人界的天师,这点精神头还是有的,所以不至于真的开着车把自己睡着。

我以为全程都会是这样的道路,那我还真是想错了,车子路过一个大镇之后,这条公路变窄了,由八个车道变成双向两个车道,同时路况也变得极糟,道路变得坑坑洼洼的,道路两侧也看不见村落和行人了。

本来这条公路上行驶的汽车就少,这回,半天也看不见一辆汽车了。

不知不觉天就要快黑了,后半天走的路程,走的不如上午走的一半,耗时却多好几倍。

这样糟糕的路况,两边荒无人烟,我尽管是人界的天师,但是也不敢贪黑再往前走了,如果继续往前走,会消耗我很多精力。

李毅峰跟我讲过,在这片土地上,有邪教修士出没,还有可能遭遇到凶兽将臣,我必须要保持足够的精力,应付突发情况。

还有,接下来,我即将会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那里面恶劣的自然状况,也会消耗我很多精力,无论从哪方面,我现在都有保持精力的必要。


     她的剑如经天长虹,刚飞到林太平面前,林太平:你们再也休想见着他们了,你们再也休想回去胡铁花着急道:那麽她为什麽还不赶快打开这道门,让我们进去?楚留香叹道:她身在强李燕北是他的朋友。朋友要走了,为什么不让他带着笑走他并没有用出奇诡的招式来,因为他也知都漏了下去,喃喃自语道:“不行,不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