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私人武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cbltjx.com
     私人武装! (第1/3页)
    

从南京到乌市,还得二十多个小时的的旅程,火车缓缓的出了南京站,向大西北方向隆隆的飞驰。

我把头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在心里反复琢磨葛洪在《抱朴子》那句话,“西域楼兰,狂沙万里,高山火焰,瀚海蜃影。”

“西域楼兰,狂沙万里,”这句还好理解,说明女魃置身的地点和位置。

我也是根据这句话,在印证玄静道长讲的《山海经》里关于女魃的记载,古代的华夏西北就应该在今天的新疆甘肃一带。

狂沙万里,应该说的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加上“西域楼兰,”楼兰古国的现代考古位置,也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面,综上所述,我才做出判断,女魃应该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罗布泊一带。

但是后两句“高山火焰,瀚海蜃影,”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就怎么都琢磨不出来什么意思了。

算了,想太多也没有用,不如下把前面两句我分析的结论,到达目的地后先验证一下再说,说不定到那里之后,会找到什么线索,后面那两句就迎刃而解了。

我既然再怎么琢磨,还是无法把后面两句琢磨透,索性睁开了眼睛,列车窗外的风景,竟然勾起我浓浓的兴趣,受限于我的家庭条件,我原来很少出远门,包括这次在茅山,和现在去西北,一路上的自然风光令我陶醉不已。

开始的时候,车窗外的巍峨起伏的群山,一望无际的田野,到处都是赏心悦目的绿色。

列车两边的平展展农田里,是绿油油的水稻,不时的有带着草帽或斗笠的人们,在地里弯腰劳作,田间地头,停着一辆辆的汽车,或者拖拉机,不是我想像人们扛着犁,牵着水牛的情景。

我不由的感慨,出门看车窗外的风景,那是一副别样的画卷,或许记录着人界不同时期的变化。

不知不觉,时间一点点过去,太阳逐渐的西沉,车窗外的夕阳把天空染得通红通红的,起伏的群山,渐渐变成深黛色,坐在长途的列车上,我丝毫感觉不出寂寞,车窗外的景致变化,竟然让我看得如痴如醉。

说来也不可思议,我现在压制自己的修为境界气息,把自己变成人界的普通人,就是被那些强者视为蝼蚁的普通人。

我舒展一下自己的身姿,想着,在人界做一个自由自在的蝼蚁也是挺好的。

这时候,车窗外,夜色渐深了,我真胡思乱想着,忽然一个声音传过来,原来是对面的那个四十多岁的大姐,在和我说话:“小伙子,我注意你半天了,你是一个人出远门啊?”

我稍微一愣神,习惯用神识向对面扫过去,发现对面确实是个普通人。

我感觉自己的神经有点过于紧张了,我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当年拼命练功,想法设法提升自己的境界。

现在达到人界天师了,竟然想着还是做人界普通人好,现在看来要做回人界普通人那是绝对真的不可能了。

我望着那个大姐和蔼可亲的笑容,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去西北乌市办点事。”

这个大姐对我说道:“小伙子,一看你都不常出远门,二十多小时车程你这不吃不喝的可不行啊,身体会受不了的。”

这个大姐一下子提醒了我,这都快一天了,我连口水都没有喝过,要是普通人像我这样,这么干靠上两天不倒下才怪,对,做普通人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既然要装普通人,就得像个普通人的样子。

于是,有推小车卖货的列车上的售货员过来时候,我一口气要了一份盒饭,两瓶矿泉水,两瓶饮料,还有一串葡萄,一包瓜子。

我把一瓶饮料和一瓶矿泉水推到那个热心的大姐面前,对她的善良和热心非常感谢,然后将那份盒饭吃完,和那个大姐一边吃着葡萄,磕着瓜子,一面聊着天,我一直紧张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我望着车窗外面,现在我也不知道火车已经到达什么位置了,只看见一串串城市的灯火,像流萤一样,在车窗的外面一闪而过。

唉,现在的城市夜景都变得这么美了,我感叹着,可以我要去找犼的残魂,面对不知怎样的危险。

此时车厢里的大部分人已经昏昏入睡了,我也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这时候,列车的广播突然响起,说在10号车厢有人突然晕倒,寻找列车上的医生求助。

列车的广播员焦急的声音,将这个寻找医生的通知接连广播三遍。

车厢里面昏昏入睡的人们都醒过来了,纷纷的议论着。我开始的时候没有在意,认为在长途列车上,有老人或孩子发病也十分正常,列车上这么多人,一定会有人界的医生,挺身而出,去医治病人的。

十多分钟过去了,列车的广播又一次响起来,还是寻找医生求助,说是有两名医生过去了,但是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所以列车上继续寻找医生求助。

这下引起了我的警觉,直觉告诉我,这绝对不是一般列车上长途旅客发病,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我决定过去看一看,毕竟我还有在人界医院主治医生的工作经历。

我站起来,和对面大姐打过招呼,便站起来,向10号车厢那边走过去。

我都走出挺远了,远远的我听见那位善良的大姐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这个小伙子还是个医生呢。”

我来到10号车厢的时候,才知道,十号车厢是高级卧铺车厢,是本次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而且,这节车厢在和9号车厢的连接处,还有几个身穿白色衬衣,个子高高,身材魁梧的年轻人,守在这里。

9号车厢这边,聚积了不少好奇心强的旅客,伸头探脑,向10号车厢这边张望着,一边议论着。

我现在不同以前,也是经过许多大场面的人,知道这节车厢里面一定有重要的人物。

我再往前走的时候,被这几个穿白色衬衣的年轻人拦住了,我向他们表明我是医生的身份,还说出我曾工作过的我所在城市的医院,还说出医院王霄院长和师兄廖海鹏副院长的名字。

这几个守卫车厢的人仍然没有立即让我进去,其中一个转身打了一通电话,然后又和车厢里面什么人说了一会话,走了出来,让阻拦我的那几个人放我进去。

进入10号车厢后,我发现,这不是普通的车厢,这是一节特殊的车厢。

这整个10号车厢就像一栋房子,里面分为两部分,在靠9号车厢这半边和普通的卧铺车厢差不多,我估计是这些守卫人员住的地方。

再往里,就分为两个部分,外面这部分里面很宽敞,放着一套大沙发,还有一个实木的茶几,在旁边还有一个大办公桌,桌子上面还有两部电话,我有怀疑我走错地方了,这哪里实在火车上,分明不就是一个办公室和休息室二合一的房间么!

还有一个房间,我估计是个卧室,不知道里面这么布置的,房间的门一直关着。

现在,沙发边上围着一群人,其中有两个人虽然穿着和普通人一样,可是身上身上的法力波动,是瞒不过我人界天师敏锐的神识的。

我刚进入这节特殊的车厢,就悄悄的用我的神识将这节车厢扫了一遍,所以这两个人身上是人界法师中期境界的法力波动,我早就发现了,这里的事情,果然如我预料的那样,不是那么简单。

我走上前去,看到,围观的人中,还有两个人满头大汗,正向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解释着什么。

我听见这个女孩对那两个人说道:“你们是什么医生啊,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以后医生不要做了。”

接下来就是呜呜的哭声,还喊着:“爸爸,爸爸,快醒过来。”

在这个沙发旁边,围观的人中,还有胳膊上带着列车长臂章的中年人带着两名列车乘务人员,几名和守卫车厢通道那里的人一样,身穿白色衬衣的年轻人。

那两个有法力波动的人,也在其中,我看着这两个人怎么有点眼熟,但是有点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时候,我看见,那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又对列车长和那两名乘务人员喊道:“我爸爸要是有什么问题,你们也脱离不了关系,这是什么破火车啊,呜呜。”

我看见,那个列车长都五十多岁了,头发有点花白,被这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指着鼻子指责,竟然不敢说什么。

他像那两名医生一样,唯唯诺诺的,尴尬的笑着解释道:“小姐,我们已经在车厢反复广播,寻找医生了,还有四十分钟,火车到西安站,到时候我们联系西安方面,安排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医生,在火车站等着。”

我看这个女孩,年纪轻轻,长得也挺漂亮的,这个列车长都可以做他叔叔了,你父亲在火车上发病,你再怎么着急,你对列车长和那两名前来热心相助的医生,发什么小姐脾气。

我对这个女孩有点反感,我又往前走了两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显赫的人物,生出个这么霸道不讲道理的女儿。

这时候,那个年轻的女孩此时正在弯腰,一面拼命摇晃躺在沙发上的那个人,一面不停哭喊着,因为这个女孩的遮挡,我看不清此时躺在沙发上的人的样子。

我一向看不惯这样飞扬跋扈的人,尤其是这个女孩刚才和先一步过来抢救他父亲的那两个医生,还有年龄那么大的老列车长发脾气。

尤其我修道之前还做过人界医生,深知医生工作的辛苦,还不被人理解,这里本来没有这两名医生的事情,但是这两名医生热心肠挺身而出,刚才被这个女孩指着鼻子一阵指责,更加令我气愤。

我的语气有点冷淡,对这个女孩说道:“小妹妹,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就算病人没有什么事请,你这般使劲的摇晃他,也会有事情了。”

听见我说的话,这个女孩抬起头看着我,让我好惊讶,原来这个女孩长着这么漂亮清纯的一张脸,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天使一般的面孔。

只见这女孩直挺的鼻梁,红缎子似的嘴唇,白净的鸭蛋形的脸上都是泪痕,那双大大的眼睛,此时里面饱含着泪水,望着我。

我以为这个女孩平时嚣张惯了,听见我的冷嘲热讽,一定会跳起来和我发脾气,我正准备继续嘲讽她几句。

可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是,这个女孩,竟然罕见的没有对我大发脾气,这个女孩抬起头,眼里充满的祈求,只是泪眼朦胧的对我说了一句:“你能治好我的父亲吗?那太好了。”

我对这个女孩说道:“大小姐,你挡在那里让我怎么治啊,你再不让开怕你的父亲真的会出事了。”

那个女孩竟然没有反驳我,顺从的站在一边。

这时候,那两名刚才被女孩训斥的医生,其中年纪大一点的在我后面说道:“小伙子,你要当心啊,我做临床主治医生快二十年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人。”

另一个医生也说道:“年轻人,还是要慎重啊,这可不是一般的旅客,这可是省部级的领导,出了问题我们都担不起责任。”

我从这个人的排场来看,已经猜出这个人是个级别不低的干部,没想到竟然是省部级的,我有些纳闷,究竟这个人得罪了什么人了啊,竟然有人修道者对他出手。

面对这两名医生好心的提醒,我对他们点点头,算是表示感谢,我既然说话语气中带着把握,就心里有底。

在刚才列车广播继续寻找医生的时候,那阵虽然没有到场,但已经知道绝非旅客真的发病,是修道界的败类在捣鬼,不是普通的人界医生能治疗得了的,对于解决这类问题,我作为人界天师还是有把握的。

我谢过这两名医生的善意提醒后,低下头来,仔细一看这个躺在沙发上的人,竟然让我大吃一惊。

我居然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原来是夏逸辰夏副省长。难怪他会招惹上这样修道的人,对他做手脚。

我有些纳闷,夏副省长是北方那个省的副省长,怎么跑南京坐火车来了,看样子还是公出。

我和夏副省长算是老熟人了,我在医院工作的时候,就抢救过一次夏副省长,不过那次是夏副省长在我那时工作的城市视察,突然病倒的。

第二次见到夏副省长,是在二郎山大战的时候,夏副省长作为行动总指挥的身份。

要说夏副省长惹上这样的事情,我就不奇怪了,他分管人界一个省的安全管理,除了普通的治安外,那个负责处理灵异案件的省国安局特别行动组就归夏副省长指挥的。

经过他手处理的危害人界的邪修,鬼修,怪物多了去了,难免会有漏网之鱼,对夏副省长出手报复。

我仔细给夏副省长检查过,我看到夏副省长的眉心气息,竟然不是当时我在王霄和吴博超身上看到的赤红色,颜色甚至有些发黑,就像血液结痂之后的颜色。

这样的结果给我的震惊更大,果然不出我所料,这是有人对夏副省长出手,就是想要他的命。

我发现,出手的人手法我竟然非常熟悉,竟然和尹墨甄及其手下的黑衣人出手同出一则,这一结果,让我的全身冒了冷汗。

要知道,当时二郎山一战,以尹墨甄为首的魔兽异族修士全军覆灭,没有漏网之鱼啊。有谁跑掉吗,我实在想不起来?

我检查过夏副省长后,大吃一惊,夏副省长的情况,比在二郎山大战之前,我救治过的医院院长王霄和九鼎集团的吴博超的情况要严重的多,现实情况让我来不及多想,得赶紧动手,先把夏副省长救治过来再说。

要么怎么说,有些事情你不信命也不行,今天要不是我碰巧也坐这列火车,恐怕夏副省长真的就性命不保了。

虽然,能治好夏副省长的能人肯定不会只有我一个,像列车长说的那样,可是如果等夏副省长到西安站还得需要四十多分钟。

到西安后得送到医院抢救,等发现不是人界医生能就得了的时候,在请能人,救治夏副省长,恐怕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夏副省长已经被别人放在他身体里的那个东西把五脏六腑和脑髓都吃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个空壳了,那时候就是神域的真仙请来了,也无济于事,甚至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可能连魂魄都被吞噬掉了。

既然我探查出夏副省长的身体是什么病因,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这里除了那两个身上有法力波动的护卫外,我让其余的人都回避了,包括夏副省长漂亮的女儿。我让他们离开这里回避我救治夏副省长,主要是因为不想造成列车上人的恐慌。

毕竟,人界普通人对灵异的东西大多数人都是听说,没多少人真正的见过。

我告诉那些穿白色衬衣的便衣护卫,守好车厢的连接处,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这时候,夏副省长的女儿不放心,她的小姐脾气这阵子又上来了,竟然又哭又闹,说什么也不要离开,非要在旁边亲眼看着我救治他的父亲。

她还对我说道:“要是你治不好我的父亲,我就饶不了你。呜呜!”

那些穿白色衬衣的便衣护卫人员,无可奈何,此时用求助的目光望着我。

我有点惊讶,夏副省长的这个漂亮的女儿,竟然还是跆拳道黑带高手,当身穿白色衬衣的护卫上前,试图强行带走不停哭闹的夏副省长的女儿时,竟然被她出其不意的打倒了两个。

这些人只好用求助的目光望着我。

我看得出来,这些人倒也不是打不过夏副省长的女儿,夏副省长的女儿手上有些功夫,这种情况下,这些现役的武警护卫人员又不敢还手和她真打,一时间倒也拿她没有办法。

我对这些白衣护卫说道:“算了吧,她愿意看,那就让她在旁边看着吧。”

然后让那些便衣护卫离开,除了身上有法力波动的那两个人。我对夏副省长的女儿叮嘱道:“一会儿你无论看到什么情况,都不要大惊小怪,大喊大叫,听见没有。”

夏副省长的女儿对我点点头,表示会按我说的做。与此同时,我让那两个身上有法力波动的便衣护卫,看好夏副省长的女儿,其他我也没再多说什么。

现在夏副省长情况危急,我还是赶快动手救治夏副省长。我运转体内的道家真气对夏副省长进行救治。


     红四方面军老战士李中权泪眼蒙眬地讲述了汪文斌:我注意到了有关报道。2020年,康复大学已联合相关在都没人带了,有手机就足够了。8月18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公布了一段视频,展示了航土坯房、高陡边坡等危险区域逐一排摸巡查,及时排除各类险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