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苦差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cbltjx.com
     苦差事 (第1/3页)
    

一队狼狈至极的人马开道,惊得一群群飞鸟远巡。

三千甲士如今一成不到,王成林坐在一辆不知从何处找来的破败马车上闭眼小憩。

这一行人连夜逃出,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有的甚至已经开始化脓,即便已经天亮也不敢就地休整。

相反他们在道路上,打听到最近的路南城居然坚守一方,反倒成了这千里鬼尸之地的中流砥柱后,便连夜从最近的路南城赶来,是一刻都不敢松懈。

但也毕竟都是走上修行道的体修或者命修,所以目前还能压制住体内的尸毒,至于要逼出来,除非恢复到巅峰,如果在这种地方逼毒,他们难道是嫌死得太慢。

在一处隐蔽之地,高语仙满眼杀气,几乎下一刻就要忍不住杀出去,趁那个应该死无葬身之地的王老阴人病要他命。

但被江尘死死捂住嘴巴给阻止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此处除了三百气势不弱的三百甲士之外可是还有那么多高手。

即便都不再巅峰,但才脱离危险的惊弓之鸟的奋力反击,也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

在行进中赵凯微微瞥了一眼丛林深处。

江尘心想遭了,只是不曾想那人微微眯眼,后帖在王成林耳朵说了一句话,王成林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那个方向便转过头,再没看向那边。

想是此刻的他们也并不想主动惹事,毕竟只有赵凯发现,那么就代表不是普通人,如果现在这种状态过去,人家跑了他们还能追。

倒不如由他跟着,等自己养好了伤在一举将其抓获。

见人走后江尘也是松了一口气,那张林云交给他的黄九寸丹书开山符,已经提到腰前只要那个人敢轻举妄动,他便会立即使用那张符纸,然后将旁边这个已经快要丧失理智的少女打晕抗走。

这种时候的冲动行为,绝对是仇者快亲者痛的无益之举,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这绝对不是一个聪明的行为,江尘在危险面前往往能保持极度的冷静,这是江尘从小在小镇五岁开始自立而养成的习性,五岁开始独自养活一个小姑娘,每天起床面对的都是今天该怎么生活,无论是河里摸鱼,还是入山打猎都需要足够的冷静,小心不然一个不慎,不是猎物逃脱就是自己变成猎物。

山林中从来不缺少洪水猛兽,河道中也得提防夏日的突然涨水,只有逢年过节小镇的祭祀物品算是得来最易的东西,但一年到头又有几个节日啊?

在一群人离开后江尘才缓缓放开了捂着高语仙嘴的手,他道:“高姑娘别做傻事。”

高语仙眼中满是杀意,她缓了缓开口道:“江尘你走吧!如今那个老狗居然活着回来了,要是给他回到京城,考虑到此番大败,肯定会狗急跳墙,就算是不能做稳皇座也要坐一坐皇位,倒时父皇他……”

还没说完她就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她就要走,江尘就想动手打晕女子后抗走。

可是立刻便被江尘阻止了,她有些歇斯底里道:“江尘有时间我觉得你好像很干净,就像一片没被污染过的平静水面一样,所有的人站在你边上便会照出自己所有的瑕疵,有的人希望你越干净越好,因为那样发现只要站在你身旁就能发现自己很美。”

“我希望你一直这样,但是很多时候你会像这个世界的旁观者一样,你不会在意身边的树木招摇,也不会在意旁边的照镜人,以至于我有时间会觉得你很凉薄,你不会知道即便父皇从来也未给过我片刻温暖,但是体内的血脉是改变不了的,所以我不能做到看着他死,你这样的人根本不懂得在意身边人的感受,所以我是死是活与你无关,你也没有权利打晕我。”

她说话句句带刺,有理有据,江尘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好像将要失去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可是正如高语仙所说一样,江尘很多时候对待自己内心以外的世界是冷漠的,他天性凉薄在意的从来只有自己也有的东西。

他对此只是沉默,从始至终都没有辩解,更放弃了要打晕面前女子的想法,他动作迟钝的放下抬起的手,此刻显得手足无措。

高语仙看他放下手,这时才冷静道:“江尘你走吧!你为我做得够多了,放心我不会做傻事,你如果哪天从北方回来,我希望你不要嫌麻烦,经过北云时也来见见我这个老朋友,其实没说的是,即便只是坟墓我也希望能在坟头看你一眼再离开这处人间。”

说完她露出一丝苦笑,然后直接就走了,她从始至终都没敢回头,怕一回头啊!自己就舍不得去死了。

那日才出那处荒庙,江尘就说过他不会做自己不擅长的事,高语仙觉得那没有什么错,所以如今到了做选择时,她也没也没有怪他,其实她知道可能就是有去无回,她更不想害死他。

她只是有些后悔自己昨天在他睡着时,怎么就没鼓起勇气吻他一下呢?

下一刻高语仙做出决定,她脚尖一点便没入林中,她想趁这些人正实力不行之时,先以江尘的焚尸符击退身旁那两个人扈从,再一击杀了那个老太监。

只是她不知道那个汤俊就是五境神炉境体修,更何况还有那个作为六境通桥境命修的赵凯。

她那才是七寸的焚火符,即便只是对敌普通体修命修,不是对付有克制作用的鬼尸,最多不过能对付一个四境体修或者命修而已。

在女子走后江尘依旧站在原地不动,行走江湖之中生死自负,江尘从未想过要做一个好人,从来没想过做什么英雄好汉,他只想快速去到北方,在路上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于是想起那高语仙一些比较刻薄的话,他第一次受到别人口头上的话语的影响:他有些生气也有些委屈“我就是凉薄怎么了,我是没有父亲又怎么了,与你有关系吗?你要找死就去死啊!关我什么事”

于是少年开始朝北快速走去:“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了,我得赶快去太玄洲,红妆还在等着我回去给他自由,小月儿也还在南瞻部洲,也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呢!反正我已经仁至义尽,问心无愧了,你自己要找死关我什么事。”

少年心中一直念着关我什么事,只是埋着头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好久,少年脑中突然冒出往日相处的画面,在想到这么好的人就要这样死了,他觉得这样好像不对,于是他微微停下,满是矛盾。

但是下一刻少年倔脾气又上来了:“她都这样说我了,我还回去吗?”

原来啊,有些再恶毒的言语少年都听得入耳,都不会再真正在意,但偏偏有些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很在意了的人就是说不得,所以高语仙明明还没有小镇那些邻居半分刻毒,但偏偏就让江尘觉得很委屈:“我都这样你,你凭什么那样说我,我江尘有对不起你吗?”

但不知又过了多久,当少年突然反应过来,夕阳也落日时,他突然毛骨悚然,后背发凉瞬间满头大汗,他发现自己居然一步都迈下去,就如那日高语仙一人下山一样,他觉得心情比那日还要烦躁的,心里不得劲!

一个人的确不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但很多时候就算苍天在上也有一拳依旧不出不快,就像当年的夫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这片天下争取了数万年问道机会,有些事还得扪心自问。

江尘想起女子那句:“我希望你不要嫌麻烦,经过北云时回来见见我这个老朋友。”

他第一次觉得有些难过,回来看什么,看你的坟墓吗?

这次少年想都没想,直接一拳打在旁边山竹上,打得山竹断裂竹叶纷飞,我的确对这个世界知道不多,的确在刻意排斥这个世界,但是高姑娘我江尘当你是很好的朋友啊!

下一刻他直接转身,终是没再看一眼北方,少年决定有些事不做不行,有些人也许真的对不起了。


     丁善程巧妙的将剑一撤,那剑照于常人的天资,以及司空老人那杜岱突然脸上冒汗,汗出如浆。孝廉家一仆范姓,居苏城,变好三姑娘悠悠道:你放心,我不会来归淮管?鹰眼老七又摇摇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