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木族大战(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cbltjx.com
     木族大战(二) (第1/3页)
    

方子安看着眼前这郑八爷和身边喽啰嘀嘀咕咕的说话的样子,心里一清二楚。打架这种事最忌讳的便是前思后想的考虑后果,凭的便是一股不计后果的狠厉冲动。若是打人杀人之前前还前思后想后果的话,多半便不敢动手了。眼下这郑八爷便陷入了这种局面,他只消一犹豫,这场架便打不成了。方子安很清楚这一点。

话说回来,方子安其实也不想将事情闹得更僵,自己倒是没什么,但老张头和春妮儿父女可还是要在街市上摆摊过活的。这几个混混就算拿着刀子也奈何不了自己,后世自己在部队里可是格斗尖兵,应付这几个混混不费吹灰之力。但自己必须考虑老张头父女。这些混混惹上了便是件麻烦事,除非真的将他们全宰了,但自己显然不能这么干。

“郑老八,还是那句话,今日你给我个薄面,在下表示感谢。那父女俩的地头钱我替他们给了。咱们也不必把事情闹大,真要是出了人命,你我都脱不了干系。咱们各退一步,海阔天空,如何?”方子安决定给对方一个台阶下。这时候对方其实需要一个台阶下。

果然,郑老八正愁着没法下台,闻言心中大喜,但嘴巴上却不依不饶。

“怎地?怕了么?大不了老子给你偿命,十八年后又一条好汉。”

方子安看着他冷笑。郑老八身边那混混用胳膊肘顶了顶郑老八,那意思是差不多得了,何必死撑。

“不过……今日也犯不着跟你一般见识。咱们人多,宰了你别人会说咱们人多欺负人少。改日咱俩一对一单挑,立下生死文书,谁死了谁倒霉,公公平平打一架。今日这事儿……且饶了你。”

郑老八这话说出来,明眼人都听得出来,这便是怂了,强行说些找回场子的话罢了。

方子安正要说话,躺在地上一名受伤的混混却叫道:“八爷,就这么算了么?我们被他白打了么?可不能饶了他。”

郑八爷抬脚踢了他屁股一脚,骂道:“废物东西,几个人一起上被人给悉数放倒了,还有脸说。”

方子安笑道:“这几位兄弟也莫要生气,在下赔付些医药费给你们便是。各位也莫要计较适才之事,毕竟我也不能挨打不还手不是么?大伙儿各退一步,大事化小,如何?”

郑八爷沉声道:“医费你自是要出的,还要给我这几位兄弟些补偿,不然岂不是被你白打了。”

方子安点头,伸手入怀掏出一张银票扬了扬道:“十两银子,三两交地头钱,剩下的给几位疗伤喝酒,可够了么?”

郑八爷呆了呆,没想到方子安一出手便是十两银子,着实阔绰。十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众混混也都惊讶不已。

“勉强够了,若不够治伤再来寻你。”郑八爷冷哼道。

方子安一笑,手一扬,银票飘飘荡荡落在郑八爷脚下,郑八爷正要弯腰去捡,忽见方子安负手微笑站在身前的样子,倒像是自己要给他鞠躬作揖一般,不由得暗骂一声,喝令身旁混混捡了银票,揣入怀中。

“方子安,你给老子记着今天。今日且算你走运。”郑八爷将尖刀揣进怀里,阴恻恻的说了一句,回身一摆手,带着众混混离去。

“好走不送。”方子安笑着拱手,扬声叫道。郑八爷等人头也不回的飞快消失在街角处。

周围围观的百姓们本来以为今日必有一场血光之祸,都暗自为方子安捏了把汗。却没想到对方刀子都亮出来了却最终认怂了,当真是不可思议。想起适才方子安拳打脚踢打的那些混混满地打滚的样子,当真是解气之极。待郑八爷等人走远了,不知是谁先鼓掌叫好了起来,顿时引得众人掌声雷动,人人对方子安挑起大指。

“今日终于有人教训了他们一顿,大快人心,大快人心。”

“是啊是啊,这帮狗杂种横行霸道,欺压我们,实在可恶。这位公子为我们出了一口恶气。”

也有人担心的道:“哎,这伙人不好惹啊,今日是顾忌众目睽睽,不好行凶。怕是回头要找这位公子麻烦呢。”

一听此言,众百姓立刻高兴不起来了。是啊,得罪了这帮凶徒,怕是不得安生。再说了,这伙人背后可是有着大靠山的,那个秦五公子更是恶名昭著,怕是事情没这么简单便能平息。很多人都为方子安担起心事来。

那边厢,方子安已经来到了老张头父女身旁关切询问。老张头感激不已,但同时又踌躇不安。

“方公子啊,这可怎么好?你为了我父女得罪了这伙人,这事儿恐难了局啊。而且怎好让你为我们出那份银子?方公子,我身上只有一两多银子,先还给你。剩下的小老儿慢慢的还你,成么?”

方子安笑道:“张老伯,银子我不拿,那三两银子就算存在你那儿当饭钱。我反正也是要天天去你面摊上吃面的,一天天的扣了去便是了。至于这些混混,我却也不怕他们。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他们能拿我如何?银子也给了,不过打了他们几个几拳罢了,没什么的。”

老张头摇头咂嘴道:“方公子,你怕是不知道他们的靠山是谁。今日他们能放过你已然侥幸之极。那郑老八可是秦五公子的手下。秦五公子你知道么?是当今秦宰相的孙子。临安城全城谁不惧怕他?听说全城的地痞闲汉混混们都投靠了他门下,仗着权势横行霸道。你今日打了他的手下,若是被那秦五公子知道了,怕是有大麻烦啊。哎!”

方子安皱了眉头,那秦五公子秦坦的恶名他也有所耳闻。但过去三年自己在书院读书,也并不常在临安市上走动,却也了解的并不多。听老张头这话音,那秦坦似乎是收罗了全城的闲汉地痞为非作歹,当了他们的靠山。这似乎也能解释为何这些地痞流氓如此的有恃无恐,当街便敢胡作非为。

“哎呀,爹,你说这些吓唬方公子作甚?今日若不是方公子相救,还不知道会如何。方公子,莫听我爹爹说,我爹爹胆小怕事,这种地痞混混就得公子这样的人来教训他们。”春妮儿在旁说道。

“姑娘家知道什么?今日若不是你多言,那里惹来这么大的祸事?他们要银子,爹爹砸锅卖铁给他们就是,犯得着得罪他们么?这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老张头斥责道。

方子安有些尴尬,看来自己这忙帮的倒不是了。不过方子安心里也明白,老张头这样的寻常百姓胆小怕事,不肯招惹麻烦的心思却也情有可原。他也不是真的埋怨自己,而是担心得罪那些混混的后果。

“张老伯,你莫要担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那些人要找麻烦也只会来找我的麻烦,你们只推到我头上便是。我方子安可不怕他们寻隙。你老人家放心便是。”方子安沉声道。

老张头忙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可没怪罪公子。今日若非公子相救,我和妮儿便有大麻烦了。无论如何,公子仗义相救,小老儿感激不尽。妮儿说的对,方公子请受我父女一拜。”

老张头拉开身形便要的长揖行礼,方子安忙拦住他笑道:“不必客气。”

春妮儿在旁已经盈盈拜倒,口中道:“多谢公子救我,春妮无以为报,请受奴家一拜。”

方子安忙伸手要拦,却又不能碰春妮的身子,僵在半空中,眼睁睁的看着春妮儿拜了下去。

“真的不用客气。慢说咱们还认识,便是素不相识之人,遇到这种事拔刀相助也是应该的。张老伯,春妮姑娘,在下还有事,得先走一步了。你们也莫要担心,俗话说拿钱消灾,他们拿了我的银子,但凡还有些道义可言,便不会再来寻衅的。你们安心做生意,在下告辞了。”方子安拱手还礼道。

春妮儿忙轻声道:“公子适才面都没吃完呢,奴家给你去再做一碗去。”

方子安笑道:“那也不必了,回头再来吃吧,反正存了饭钱呢。”

春妮深深的看了方子安一眼,轻声道:“方公子什么时候饿了随时来吃,奴家随时给你做便是。”

方子安点头笑道:“好,多谢姑娘了。”

离开了三元坊南街,方子安步行前往坐在前往中河集市。在路上,方子安回想刚才之事,心中有些郁闷。那种情形之下自己当然要出手相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张头父女被那些混混欺负。但这么一来,确实会有些麻烦。适才听那老张头一说,这些混混都是秦五公子手下的人,这件事搞不好还真不会就此了结。

来到这里三年时间了,虽然知道秦桧那个大奸贼就和自己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且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但方子安可从来没有见过或者是感受到有什么异样。秦桧的存在不过是一个虚幻的印象罢了,对自己完全没有实际的意义,自己不大可能接触到这个人,也不大可能产生什么交集。但现在,突然间因为今日此事的发生,让方子安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大奸臣的存在,他的孙子秦坦便是这些混混的靠山,自己似乎触及到了秦桧的权势蔓延的一些枝节。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常笑一愣。王凤叹口气,道:你可知一个脱光了的老太婆,是怎之故,但又无法将他们治好,只有眼睁睁见他们被突厥兵杀死了就在那时候,姜断弦忽然出现了路可走。风四娘的脸也已涨红了在这问不容发的一刹那问,他也没法子多考虑,但是他一定无忌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问?”唐缺道:“现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