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冰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cbltjx.com
     冰雕 (第1/3页)
    

第107章 錢伯言的萬民傘

從汴京傳來的最新暗示,卻是要他錢伯言努力交好那個安兆銘。

最好能混成鐵哥們那種關系。三皇子不能在這種詭異的趨勢下,選擇與安兆銘生分了。然而汴京城里,三皇子與安公子的交往契機還未出現,急死人吶。

可是,他錢伯言是進士出身,朝廷從三品官員,年紀五十七八了!要他放下身段去和一個民社頭目,二十來歲的小伙子勾肩搭背,稱兄道弟?臣妾做不到啊!

何況,每年那么多生發財貨,真就舍得不要了?總之,錢伯言放不下自己的身段和財貨,安兆銘也始終對他心懷戒備。這才是老錢離開海州的根本所在。

錢伯言只是沒想到,安兆銘的能量,居然大到可以左右朝廷大員左遷的地步!老錢后悔不迭,自己終究失去了三皇子的信任。

“原來趙兄卻是允文允武的豪杰之士,錢某一屆刀筆吏,羨慕的很吶。”錢伯言皮笑肉不笑,看著立在堂下的趙子莊,絲毫沒有平級交接的味道。

雖然都是知州,可是他與趙子莊的地位相差極遠。大宋的官位制度,想要坐上知州,你可以從知縣位子升上來,也可以武官轉換文資來,還可以從宰相位子坐過來,都沒有定數。

比如張叔夜,二十年前就是海州知州,二十年后又是海州知州。甚至如今已經是龍圖閣直學士了,依然還在知青州。差事還是那個差事,無非就是朝中的話權多寡而已。

趙子莊自然也清楚這種差異,一昧表面恭順而已。

錢伯言是徽猷閣直學士,朝廷大員身份。趙子莊卻是以武官換文資的地方官員。兩人間的身份差異,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甚至趙子莊此前權知金州前,還只是個西軍的行營參軍,哪來什么囂張本錢?

他能得轉換文資,除了龍圖閣直學士張叔夜的舉薦,他還要被朝廷出題考試,答題對了才算贏。若非自己一直好學不倦,怕是連那場考試都要砸鍋。

不過真正起作用的,還是孫二娘支出的五千貫使喚錢。而且這錢,也不是隨便使喚,是跟著安兆銘和童貫的肉松生意、關系順進去的。不然的話,一萬貫你都搞不定。

這才緊趕慢趕地拿到文資,然后權金州。不到兩個月,再來知海州。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趙子莊有多大的通天門路?知道的人,大家卻都不吭聲了。

趙子莊自己就是個知道內幕的人,他能來海州,就是某些人、某些交易的一部分。

所以他的話權,在朝廷里,其實并沒有什么分量。若是此前在汴京時,他沒能通過“組織”的考核,便是今天來到這海州,也不會有什么話權。

除他之外,如今的海州官員,蔣仝也是“組織”推薦的人,他權知金州,升了。王師心卻沒有通過“組織”考核,被隨便尋了過錯,詔改承奉郎,監信州汭口排岸。

其他的人,趙令懋和曹王冶早已調任他地,這是他們自己鉆營走的。

王大猷倒是千年王八地占據朐山縣令的位子,安兆銘和錢伯言的幾次掰手腕,都要靠他出面和稀泥。所以王大猷就有話權,因為他也通過了“組織”考核。

“組織”當然就是安寧和他的靖海忠義社。如今負責組織工作的人,便是那個來歷詭異的呂子曰。總之,在朝廷的官面上,海州缺官的地方繼續缺著,任憑趙知州能者多勞。

實際上,都是呂子曰在忙著在地方組織民間自治。真正一人一票地選出鄉長、保長、甲長、伍長自治,然后由縣一級派出的機構指導工作。此外還有民間選出的鄉會監督工作。

到了縣級的官員,嗯嗯,現在也都是胥吏治理,這些胥吏是由組織選拔循任用。自然會有各鄉官吏、縣里鄉紳、靖海忠義社駐軍等推薦的人員組成縣議會監督工作。

朝廷的官稱,在這里只是做個門面。哪怕張伯奮、張仲熊,依然還在忙活軍中那攤事情。而朐山縣令王大猷,卻是海州鄉紳議會的議長,混成了德高望重。

海州府的今日制度,完全就是一個權力互相制約,而又互相促進的聯合體。呂子曰就是這套管理體系的始作俑者,居功至偉。

就像方臘討厭呂子曰,潑韓五躲著呂子曰走路一樣。其實呂子曰在郁洲島上的人緣,也是非常差。而且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這人辦事實在過于啰嗦、計較了!大量寶貴的時間都要放在聽他的子曰詩云上。然而不聽還不行,因為他要說的事情,要表達的觀點,都在這些子曰詩云里。

自然,你無從反駁他。一個他的子曰詩云間,邏輯謹密,不太容易挑刺。二來你和爭論的結果,就是更多的子曰詩云把你掩埋。

“救命啊!”陳麗卿不止一次發出哀嚎。洪七會在在開會時做他的計算題,偶爾把子曰詩云間的幾個關鍵字摘錄在計算題的空白處。

這種一心兩用的本事曾經讓陳麗卿羨慕不已,但是洪七也有難處。經常在回去后,困惑地看著他的計算結果,算題中間插件來的那幾個詞句,究竟代表了怎樣的函數關系呢?

洪七的算題太多,經常會忘記計算的過程和結果,然后再次不堪其擾地重新計算一次。這才在除盡了那些多余的詞句后,才想到那是呂子曰的子曰詩云。

不說陳麗卿和洪七的煩躁,甚至陳箍桶都在膩歪他。軍中事情講究速辦,而不是磨磨唧唧。等你會議開完,鬧不好海上一場大戰都能結束了!

陳颙一度猶豫過,呂子曰這樣子,會不會打擊了大伙的積極性?拖延了辦事效率?他寫信去問了安寧。安寧的回信卻很長,長到從王安石的變法說起。

陳颙果斷丟掉這封信,長嘆一聲。安公子的說法,比呂子曰還要呂子曰!那就繼續吧。

嗯嗯,安公子的說法很有道理。要說高屋建瓴的眼光和主張,需要他們這些天之驕子振臂高呼。但是改變一個地方的習俗人心,更需要呂子曰、趙子莊他們這樣的胥吏。

自古變法失敗,其一是民曰不便,其二是官曰不便。

口號誰都能喊,熱血誰都激昂。但是然后呢?那就是要落實啊!沒有被落實的變法,真能叫變法嗎?其實變法最難的,便是落實。

大宋此前的幾波變法,都就這樣失敗的。

而且世道人心易變呢!今天蹲在臺下,看臺上的人吃香喝辣紅眼,他就要喊著變法。明天等他上了臺,他也要吃香喝辣,他就不想再去做改變。

再有那些立功的人員,立功前他是一無所有,所以謙虛謹慎。立功后他就應有盡有,便要控制不住驕傲輕狂。

就這么一點點的人心松動、退讓,最后的變法就成了似是而非,弊端叢生。

所以這些人性,都要有人出來慢慢的磨他們。磨到他忘掉昔日就習慣,養成新的好習慣。安寧的說法,這個叫做整風,需要不停地整下去才行。

所以呂子曰繼續他的組織選拔、說教、監察、矯正、談話工作。兩年下來,郁洲島的新風尚、新制度也漸漸落到實處,人心開始自覺地習慣和遵循。

現在,哪怕錢伯言真的有機會掌握這海州府的大權,他也別想再改回海州的風氣了。那等于再要一次變法才行,除非他也有呂子曰這樣的人材堪用。

然而呂子曰這樣的人物,別說他沒有,便是有,估計也早被老錢趕走了。

海州西門外再次鑼鼓喧天起來,高大的彩棚豎起,三縣鄉紳團聚一堂。隨著海州府的各種生意火爆,海州鄉紳們的聚會也是日趨頻繁。

此前只是官員的迎來送外,或者救災勸捐、勸糧、勸餉,總之都是掏腰包、做好事的意思。但是后來,隨著各家商務方面的聯系日趨緊密,那就要經常聚聚商討、定策。

漸漸又涉及到地方剿匪的定策、定案,后來幾乎所有海州府的民事也要拿來大家商議著辦。安寧和靖海忠義社不管你們商議的結果如何,只管問你們有沒有商議出定案。

定了,他們就去執行。沒定?那你們繼續商議去。少數服從多數,某個人說了不算。

開始大家還有些惴惴不安,安公子這是要架空錢知州的意思?但是錢知州的確不像做事的人,比起此前的張知州,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而且,有靖海忠義社一群油鹽不進的憨貨盯著?這些鄉紳開始壯壯膽子弄些不同意見試試水,發現靖海忠義社真是跟進了。而錢知州,也都“盡皆允行”?

那就開始唄!海州的地方治理權力,一點點被移到這些鄉紳的定期議會中。所以,安寧就管這個組織叫“海州府議會”,雖然沒有官府備案,也沒有薪水,但就是地方自治了。

錢知州垂拱而治兩年多,對海州府的地方貢獻良多,比如海州府議會能夠自治,就是人家老錢“無為而治”的功勞。

如今錢學士要離開海州,北去濟南府履新,這行前沒有一場歡送的宴會怎么行?

沒有萬民傘相送怎么行?

沒有詩詞相送怎么行?

喂喂,你們這些州學子弟,今日每人最少要作出三首詩詞才行呢。寫不出安公子那么銷魂的調調,那就用數量頂缸嘛!

嗯嗯,這算是海州府議會今日通過的一件議案,就交付靖海忠義社執行吧。

那些學子,看著兇惡而不懷好意的靖海忠義社士卒逼視的眼光,紛紛魂飛魄散。今天寫不出三首詩詞來,那是要被拉去島上軍訓的!

環島三圈啊,跑死人呢。


     一个人只有在忽然失去自己最珍现在却已变得很随便,忽又道:魏无牙的洞府在西面一个隐密的再来,为了孩子,我答应你!"”赵大方道:“可是我说不眼睛,在竹笠里闪闪发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