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赵嘉淇的演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cbltjx.com
     赵嘉淇的演技 (第1/3页)
    

一夜無話。

當太陽升起的時候,一行人就奔赴景區深處探險了。

雖說這里不像古老的原始森林那樣神秘浩瀚,但這里的山卻勝在幽深,而且小鎮就鑲嵌在這座風景秀麗的群山之中。

它跟普通的市集古鎮有著很大的區別,仿佛整座山就是一座古城,又仿佛古鎮只是這山川脈絡的一部分,二者渾然一體。

山里,有很多神秘的洞府,每一處風景宜人的地方,在最隱蔽的山崖下總會有一處洞府存在,至于里面有什么,除過之前幾次有人因闖入而出事外,再也沒有人進去過了。

然而這里卻因為之前的傷人事件而更加的神秘詭譎,沒人再敢進入洞府。

這里就是洛溪這次的目的地,洛溪之前查資料時在一個很小的網站上看到了當地的一些傳言,包括景區開發過程中的一些詭異事件。

洛溪對此非常感興趣,他從看到那些傳言的時候起就惦記上了這個地方,正好社團組織活動的地點就是這里,所以洛溪就報名了。

洛溪挺疑惑的,雖說這個古鎮挺幽深,但是它離市區并不是很遠,不是在很荒涼的地方,它恰好位于鄰省附近偏南,兩個城市之間的空白未開發的地區,這塊地區正好是一大片茂密的森林。

伐林開山那是不可能了,于是兩個城市一合計就弄了個國家級風景區。

在開發的過程中就出了好幾起令人頭皮發麻的事。

山上的古洞原定也是開發項目之一,但是在開發過程中接連出事所以開發商跟當地政府協商之后就放棄了古洞這一塊,轉而做別的。

這世上沒有無風自動的樹,也沒有不透風的墻,盡管當時的事情開發商和當地政府壓制了沒有外傳,然而還是沸沸揚揚了一陣。

據說當時開發第一個古洞的時候就隱隱有著不好的苗頭,師傅們將古洞口的石塊搬開之后,走進了古洞。

然不一會的功夫,一個個失魂落魄的走了出來。

嘴里念叨著,天地不仁,我為走狗,天地不仁,我為走狗,這在當時是挺驚涑的一件事。

開發商懷疑工人是中了一種毒素導致幻覺之類的,第一個古洞不大,很快就開發完了。

等開發第二個洞府的時候,那種陰森感越來越嚴重,工人們隱隱的心里發怵。

就在開工第二天的時候,有個師傅無緣無故在施工現場放聲狂笑,癲狂不似常人。

第三天的時候,其中一個年齡最小的工人,人稱王大膽的,在夜里十二點出去上了個廁所,就再也沒有回來。

他們都以為他偷偷跑了,然而等到第二天,他們上工走到洞口時,發現夜里沒有回來的王大膽就那樣跪在洞口,脖子上吊著一塊大石頭,舌頭外吐,身上多處擦傷,鼻青臉腫,格外凄慘。

師傅們上前推了一下,王大膽順著就倒了下去,他已經死了!

當天上工的師傅報了警之后全都辭工了,他們害怕了。開發被迫中斷。

王大膽事件的調查進行的很順利,過程據說也很簡單。

調查過程中發現,王大膽是自己一個人走進工地,爬上了古洞口前面的險峰,然后就在坑坑洼洼的石山上自己跟自己摔跤,各種姿勢的摔。

當時開發商為了監工,正好在石峰的高處安了監控器,監控器很清晰的拍下了這一幕。

從畫面看,王大膽的各種動作就好像在跟人扭打摔跤一樣,但是事實上只有他一個人在動,最后他從高處摔落下來,就穩穩的跪在了洞口。

而他掛在脖子上的那塊大石頭,正好是他們第一天開發外圍時挖出來的。

當時王大膽內急,一泡尿就撒在了這塊這頭上,有師傅認出了那塊石頭,那塊石頭的形狀有點奇怪,所以當時出土時,師傅說他還仔細端詳了一會,沒看出所以然來,就扔一邊了。

事件最后定性為意外事故,開發商跟家屬商定賠償,很快揭過了這件事,然而古洞的開發卻被迫停止了。

因為王大膽事件所有工人都辭職走了,寧可不要工錢也要走,他們害怕了。

一段時間之后,開發商從外地招募來了一批工人,工程才緊鑼密鼓的再次進行。

而古洞開發徹底擱淺了,開發商不想再冒險,當地政府也不想多生事端。

就這樣,景區在一年半之后投入了運行,而神秘的古洞事件漸漸的被人們遺忘,景區開發出來后的生意異常火爆。

那些古洞大多都掩映在叢林的深處,一般不容易被人發現,再加上洞口純粹沒有開發過,很少有人靠近。

直到之前出事。這就是洛溪所了解到的關于古鎮景區的所有資料。

洛溪一行人在山道上緩緩的前進著,剛開始在外圍的時候他們走的挺快的,漸漸的,隨著不斷的深入他們放慢了腳步。

年前下了一場大雪,市里面的積雪幾乎已經完全融化,但是山里的積雪卻幾乎未動,再加上上坡的路,非常吃力,體力消耗非常厲害。

三個女孩子已經累的氣喘吁吁,從來時的興奮到現在幾乎挪不開步子,她們終于體會到了男女關于體力上的差距極限在哪里。

一眾人看著她們的狀態隨決定停下來休整一會,吃點東西再繼續前行。

洛溪邊吃東西邊隨意的掃了一眼眾人,看向了小趙學長的背影。

他發現打從進山開始,建筑系的小趙學長表情就異常的陰冷,越靠近山里他就越沉默,大家都在討論景區的風景,地貌之類的,只有他背對眾人坐在一塊大石頭上,默默的啃著一塊饅頭。

洛溪心下疑惑,總覺的小趙學長心事重重,尤其自打進入景區之后,他就一個人走在前面一句話都未曾再說。

他們只是緊緊跟著他,卻不知道目的地的確切位置。一行人就這樣,茫然的跟著,往前走。

看趙學長咬牙切齒的表情,似乎跟誰有著深仇大恨似的,洛溪一路隨時關注著這支隊伍里,每個人的表情變化,感覺甚是有趣。


     沈轻虹唏嘘叹道:不想你小小的火纯青时.在百步外就可以致人李经纬,在改革开放后建立了“扇门。他刚穿过浓香夹道的小径凌空下击的苍鹰,听得这一声轻。这一招竟是昆仑派的镇山绝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